<sub id="91xn1"><listing id="91xn1"><meter id="91xn1"></meter></listing></sub>

          <address id="91xn1"><form id="91xn1"><th id="91xn1"></th></form></address>
          <em id="91xn1"><span id="91xn1"><track id="91xn1"></track></span></em>

                    <em id="91xn1"></em>
                        <form id="91xn1"></form>

                          <form id="91xn1"><form id="91xn1"><th id="91xn1"></th></form></form>

                          民商事實務中心

                          當前位置: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 民商事實務中心 > 借貸糾紛 > 經典案例 > 

                          彭薩、胡偉林民間借貸糾紛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

                          時間:2018-06-19 14:51發布: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書
                          (2017)最高法民申3850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彭薩,女,漢族,1976年5月20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漢明,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邱條祥,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白長先,男,漢族,1971年10月22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周永孟,四川永茂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崔雄,四川明炬律師事務所律師。
                          一審被告:胡偉林,男,漢族,1970年1月1日出生,住河北省任丘市。
                          再審申請人彭薩因與被申請人白長先、一審被告胡偉林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不服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川民終976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彭薩申請再審稱:(一)本案涉嫌虛假債務和虛假訴訟。胡偉林對家人失聯,而與債權人保持聯系,不參與庭審,不面對家人。胡偉林在與家人失聯時,是通過白長先的胞弟白友富轉告彭薩。二審訴訟中,白長先提供了一份胡偉林2017年3月6日的視頻證據和簽字的《關于本人和白長先借款事實的情況說明》(以下簡稱《情況說明》),本案不排除虛假債務和虛假訴訟的可能。(二)認定的借款事實錯誤。1、2014年12月8日的86萬元借款不存在,白長先未對86萬元款項的來源進行說明,可能是虛假債務或按高利貸計算出的數據。2、2013年8月31日的200萬元借款應該沒有發生。從《借條》和《收條》的落款時間與銀行打款時間來看,胡偉林是在沒有收到錢的情況下就出具了《收據》。3、對2013年9月29日的12萬元還款與300萬元借款無關認定錯誤。白長先認可胡偉林在2013年8月9日之后,沒有其他借款。(三)一、二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本案所涉債務不是彭薩與胡偉林的夫妻共同債務。彭薩與胡偉林雙方經濟獨立,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約定歸各自所有。對涉案借款,彭薩根本不知曉,沒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不是夫妻共同債務。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性質如何認定的答復》,如果舉債人的配偶舉證證明所借債務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則其不承擔償還責任。
                          白長先提交書面意見稱:(一)彭薩沒有證據證明本案涉嫌虛假債務和虛假訴訟。300萬元借款是真實存在的,有銀行轉賬記錄和胡偉林書寫的《借條》為證。86萬元借款亦有《借條》、《收條》及胡偉林的《情況說明》等證據證明。12萬元利息對應的則是2013年8月31日的200萬元借款。(二)彭薩沒有證據證明本案所涉債務為胡偉林的個人債務。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性質如何認定的答復》,如果夫妻一方主張債務為個人債務,應該舉證證明所借債務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三)本案沒有證據證明存在復利。二審判決認定300萬元借款應按照銀行貸款利率的四倍計息、86萬元借款認定為無利息,已經減少了白長先的本金收入。
                          本院認為:本案系民間借貸糾紛,根據彭薩的再審申請理由,本案主要審查以下問題:一、本案是否存在虛假債務和虛假訴訟的情形。二、二審法院認定胡偉林向白長先實際借款金額具體數據是否錯誤。三、二審法院認定彭薩對胡偉林案涉借款承擔清償責任是否適用法律錯誤。
                          一、關于本案是否存在虛假債務和虛假訴訟的情形
                          白長先主張胡偉林償還欠款,其提交的證據包括由胡偉林簽字認可的《借條》、《收條》、《情況說明》以及轉款憑證等,證據之間可以相互印證,且能夠合理說明款項來源、借款時間以及交付地點等,足以證明其與胡偉林之間存在借款關系。再審申請人稱本案涉嫌虛假債務和虛假訴訟,證據不足。
                          二、關于胡偉林的借、還款數額問題
                          首先,就86萬元借款,有胡偉林出具的《借條》、《收條》、胡偉林簽字認可并承諾歸還借款的《情況說明》為證。白長先對該86萬元借款進行現金交付的時間、地點、款項來源有合理說明,原判決認定該筆86萬元借款已實際發生有事實依據。其次,就2013年8月31日的200萬元借款,亦有銀行轉款憑證以及由胡偉林出具的《借條》、《收條》等證據證明借款的發生。最后,根據胡偉林簽字認可的《情況說明》,二審法院認定案涉300萬元借款支付了利息158萬元。在胡偉林共計支付的170萬元中,12萬元為2013年8月31日200萬元借款的部分利息。因此,2013年9月29日的12萬元還款與本案中的300萬元借款無關。二審法院對實際借款、還款金額的認定并無不當。
                          三、關于二審判決的法律適用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性質如何認定的答復》:“在債權人以夫妻一方為被告起訴的債務糾紛中,對于案涉債務是否屬于夫妻共同債務,應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的規定認定。如果舉債人的配偶舉證證明所借債務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則其不承擔償還責任?!弊罡呷嗣穹ㄔ骸蛾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第一款規定:“債權人就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者能夠證明屬于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情形的除外?!薄吨腥A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夫妻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約定歸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對外所負的債務,第三人知道該約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財產清償?!迸硭_并未提供足夠的證據證明案涉借款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也未能證明胡偉林與白長先約定案涉借款屬于胡偉林個人債務,同時未能證明其與胡偉林就夫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財產約定歸各自所有且白長先知道該約定。二審判決將案涉借款認定為胡偉林與彭薩的夫妻共同債務并無不當。
                          綜上,彭薩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規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彭薩的再審申請。
                          審 判 長 楊 興 業
                          審 判 員 李 延 忱
                          審 判 員 王  丹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
                          法官助理?。簠菍W文
                          書 記 員 方 曉 玲
                          X 關閉
                          手机打字赚钱一单一结